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个人分类 > 见闻感受
2013年09月23日 14:06

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减肥

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减肥

过去的一个月,我保持着每天减重0.1公斤的节奏。我的毅力中等偏下,但是有了移动互联网,我终于坚持了下来。有两个应用居功至伟,咕咚、微信。

减肥没有什么秘诀,就是“少吃多动”。可是,光靠自己毅力,实在难以成功,需要有外部压力:我有一千多微信好友,大部分是客户。我先在朋友圈亮出计划,接下来的两个月,每天减重0.1公斤。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6月25日 01:21

微信朋友圈是智识低下者的避风港

微信朋友圈是智识低下者的避风港

微信朋友圈是智识低下者的避风港。很多帖子在微博上早被骂裂了,但是照样在微信朋友圈扩散,因为批评熟人不好意思。我经常在熟人的帖子下评论“谣言”“假的”“转发这个有失身份”,到最后自己都不好意思了。

转以下几种帖子者,都会被我贴上“智识低下者”标签:

一、愤青贴,尤其是号召抵制日货的——经济学是体育老师教的?最恶心的是抵制电影3D《贞子》,还说5月12日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——不记得日期,总看过《金陵十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6月17日 08:36

出价者不出钱

出价者不出钱

一家咨询公司下有十个独立核算的合伙人团队,共享一个文档包。他们拷贝了这上百个文档,根据一线业务需要不断创新。怎样鼓励创新、分享?

方法一:总部建立文档中心,为合伙人服务。

这种方法弊端很多:

1.         总部文档中心远离一线,不熟业务。

2.         如果申请文档免费,合伙人会提交各种文档需求,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。更糟糕的是,老板无法考核文档中心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1月23日 17:52

指标为王

指标为王

分行支行,指标为王。

一位分行行长遇到难题:“客户经理水平参差不齐,公司金融部的又比支行的强,需要加强内部培训。我想让公司金融部总经理组织培训,该用什么指标考核他,以保证培训成效?”

指标可以分为两类,结果指标、过程指标。

结果指标难找,因为“培训成效”不好衡量。

内部考试平均分数?很容易放水,只需要培训前题出得深些,培训后题出得浅些,或者干脆漏题。

获得某专业证书的人数?头一年容易出成绩,以后越来越难。

业绩?这受许多因素影响,内部培训可能权重很小。

支行行长评价?这受许多因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1月22日 17:10

炒人的制度经济学

炒人的制度经济学

炒人不容易,恶人谁来当?

许多银行面临这种难题:某些支行公司金融部的客户经理表现极差,分行行长想炒人,但是不知道怎么炒。

这事难在哪儿?

私有银行行长只需要说“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”,然后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薪水、遣散费即可。

传统的国有银行一般不炒人,行长犯不着得罪人,所以也不用为此发愁。

如果一家银行是从国有银行改制而来,正寻求上市,分行行长就犯难了——谁来当恶人?

最清楚客户经理表现的是支行行长,但是,让支行行长上报有意炒掉的客户经理名字,这也太绝情了,可能引发恐慌、内斗。

那分行来决定行不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2月07日 13:46

为医药代表辩护

为医药代表辩护

师妹今年毕业,成为医药代表。坐我对面,愁眉不展。

迢书:“压力很大?”

师妹:“嗯。走进医院大门,就觉得低人一等。经常遭人白眼,还需要给回扣。”

迢书:“不用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,除非他是你的老板、客户,会给你发薪水。重要的是,你认为自己的行为正当吗?”

师妹:“不……”

迢书:“问题就在这儿。你给医生回扣,受害者在哪里?”

师妹:“患者啊!归根结底,给医生的回扣都是由他们支付的。”

迢书:“哈哈,和你的直觉恰恰相反,回扣降低了患者看病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8日 21:59

三亿分之一

三亿分之一

据报道,北京某男子乘出租车,被座位套下的针头扎伤。医院检测针头,发现有“HIV抗体”。不少人因此恐慌,连出租车也不敢坐,坐上也不踏实……

网易微博编辑知道我是学医出身,邀请我做了专题访谈。我还专门为此撰文《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》(http://tiaoshu.blog.caixin.com/archives/44802 ),数易其稿,用词谨慎。

文章一出,毁誉参半——看来低估了人们的恐慌。

如果有人已经被疑似带血针头扎伤,来问“我被针头扎了,感染上HIV的概率大吗&rd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6日 23:38

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

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

血,针头,艾滋病——你恐慌吗?

这几个关键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,不少人因此恐慌——其实大可不必。

人们担心的,是这两种恶性事件:劫匪手持针头,声称带有艾滋病毒(HIV),以此威胁劫财;某些艾滋病患者意图报复社会,将带血针头放在交通工具上。

想象如下情景。某人夜行,突然劫匪窜出,手持针头:“把值钱的都交出来!不想得艾滋病,就给我老实点儿!”遇到这种阵势,一般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。

其实,劫匪的威胁是不可信的,针头上应该没有HIV。

站在劫匪的角度分析。他目的很明确,以更小代价抢劫更多财物。劫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2日 19:08

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都说“客户是上帝”,我面对自己的客户,也这么说过。如果哪位客户真把自己当上帝,我会暗地里笑他缺心眼。

7月21日,北京大暴雨,人死了十个,车被淹无数。机场大量乘客滞留,一车难求。出租车司机有的照常平价载客,有的趁机涨价。私家车主有的免费搭车,有的高价揽活。

怎么评价这四种人?

免费搭车的私家车主,“不爱其躯,赴士之厄困”,可谓侠客,再怎么赞美都不为过。

照常平价载客的出租车司机,“临财毋苟得,临难毋苟免”,可谓君子,其职业精神令人敬佩。

对高价揽活的私家车主,人们又爱又恨。恨的是价格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7日 08:35

拎不清的公共卫生

拎不清的公共卫生

参加科学松鼠会的活动“公共卫生——媒体能做什么”,坐在人堆里,越听越觉得难受。公共卫生是左派重灾区,媒体也是,报道公共卫生的媒体就更不用说了。

现场反应完全在我意料之中:大部分人正义感、同情心过剩,常识、逻辑缺乏。可惜,方向错了,再努力也没用:有可能奋斗了一辈子,没有达到目标;有可能达到目标了,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我本科专业是公共卫生,第二专业是经济学,之前在咨询公司工作,刚加入一家创业型健康科技公司。作为公共卫生领域少有的明白人,我劝年轻的朋友们听听不同声音。在这些问题上,如果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7日 17:28

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读书会上,有的朋友贬低“西方科学”,推崇“中国智慧”。我认为,这失之浅薄,非常可笑,近乎“无知者无畏”。什么是“西方科学”“中国智慧”,说不清楚。孰优孰劣,难以比较。但是,何时用“西方科学”、何时用“中国智慧”却是大问题。正如筷子、勺子难分优劣,但是吃面用勺子、喝汤用筷子显然不便。

我的态度是:“能够解决的,用西方科学;不能解决的,用中国智慧。”下面举例说明。

《塞翁失马》已经编入教材,原文如下:

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,马无故亡而入胡。人皆吊之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4日 23:50

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马路边停车位。

“嘟——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六十。”

“这么贵!三十,我不要票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什么不行!”司机掏出三十元,疾驰而去。

收费员半推半就,收钱却不撕票,这是贪污吗?

法律人会说:“是,这当然是贪污!”收费员食人之禄,就应当忠人之事。收钱却不撕票,收费员违反了合同约定,贪污了老板的钱。确实,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,没有哪个老板明文允许收费员贪污。

这个问题其实不好回答。

老板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25日 10:25

分钱与抢钱

分钱与抢钱

人有时候并不理性。

村口有两家糖果店,老板都是老实人,都货真价实,足斤足两。但是,张家门庭若市,李家门可罗雀。为什么呢?同样是称一斤糖,张老板先抓九两,然后往盘里添,李老板先抓一斤一两,然后往盘外扒。本来一样多,感觉不一样。

拿别人的钱招人恨,拿别人已经放入口袋的钱最招人恨。

经常去银行办业务的朋友会有这种经历:你在开户时,大堂经理会过来推荐网上银行;到柜台办业务,柜员也会推荐。显然,这儿有佣金。不过,佣金不是一个人拿。在一些银行,佣金是这么分的:

每个网上银行佣金15元,其中5元归经办柜员,10元归销售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20日 22:41

信仰简洁

信仰简洁

复杂问题必有简洁方案,这是我的信仰。

“四色问题”曾经困扰数学家多年:“任何一张地图,只用四种颜色,就能使具有共同边界的国家着上不同颜色。”后来,借助计算机程序,命题得以证明。但是,数学家们并不满意,继续探索简洁的证明。

“想把人变成瘸子,给他拐棍!”有了计算机技术,人们面对复杂问题时,会下意识地向其求助。其实,纸和笔未必不如计算机。我曾解决一个困扰银行多年的问题,不用计算机,就用纸和笔——向有信仰的数学家致敬。

真实世界的问题往往很复杂。我尽量使用浅白的语言,剥离琐碎的细节,以呈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15日 15:33

逻辑、常识与判断

逻辑、常识与判断

5月14日,@零点前进策略 发微博说:“今天和冯博一起过生日的同事还有:杜凤娇、陆溪、刘艳敏和王琦四位同事,祝他们生日快乐!”我的第一反应是:“员工总数约有一千八。”一天有5人过生日,一年有365天,如果零点不挑员工星座、员工生日均匀分布,两个数字一乘便是总数——虽不精确,大致靠谱。

判断是科学,也是艺术,逻辑和常识缺一不可。要善于从细节中发现问题,分析问题时又不能一头扎进细节。很早以前,我就乐此不疲。举两个例子:

2002年的一天,骑自行车去朱沱镇。一路上,碰到三户人家在办丧事。由此,我大致推断:在这条马路两侧,大约生活着1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13日 22:10

管理之困难 咨询之尴尬

管理之困难 咨询之尴尬

我做过一段时间的管理咨询,走过的城市近百,接触的人也形形色色。遭遇难题不少,自己收获也多。常有人问“有何秘诀”,我感觉很难回答:光讲方法,枯燥无味;要讲案例,又涉机密。这样吧,讲个真实但不涉密的案例,以窥管理之困难、咨询之尴尬。

经常去银行办业务的朋友会注意到,柜台有两种:带防弹玻璃的封闭式柜台,又称高柜,一般办理现金业务;不带防弹玻璃的开放式柜台,又称低柜,一般办理非现金业务。传统银行往往只设高柜,不设低柜。中国经济在发展,客户需求在变化,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增设低柜。问题来了: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7日 16:23

花落春仍在

花落春仍在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26日 08:59

铁齿铜牙徐八字

铁齿铜牙徐八字

最后一次看见徐八字,是在县城的铁路桥下。他身穿蓝布棉袍,领口、袖口油光锃亮。城管厉声呵斥,他抱着小凳,拐杖点地,碎步前行。他是全县知名的算命先生,七岁失明,师从同样失明的八字名师,就是文革期间找他算命也得排队。革命群众不留阶级斗争死角,高呼口号冲进他家,然后在墙上贴满标语:“破除迷信,严禁算命!”

徐瞎子不仅能算八字,还能看风水,姨父家房子的选址就请教过他。周围有人要选墓地,徐八字就让助手带着罗盘、拉着拐杖在前引路,粗定位置之后再让助手告知方向。一群好人瞪大了眼,记下徐瞎子双脚站的位置、拐杖指的方向。

有一天半夜,七八道手电筒光柱舞动,接着一阵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4月05日 20:50

孤子斩衰记

孤子斩衰记

按语:第一篇博文,献给父亲。清明时节,发此旧文,以慰在天之灵。后附微博,记录一名医学生的见闻感受。

每当独坐,不禁落泪,转眼间已过头七。抬头凝望堂屋高悬的父亲遗像,我终于知道,“音容宛在”“向隅而泣”并非文人的套话。之前,陪坐父亲床旁,二十余年如电影般在眼前闪过。如今,回到老家,进入老宅,抚摸桌凳灶台,父亲瘦削的身影在泪眼中若隐若现。屋后有一棵柏树,乃父亲手植,已碗口粗、十米高。柏树无枯枝,父亲无白发,今日却生死两隔。

最近半年,我放弃了全职工作,只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