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逻辑、常识与判断

逻辑、常识与判断

5月14日,@零点前进策略 发微博说:“今天和冯博一起过生日的同事还有:杜凤娇、陆溪、刘艳敏和王琦四位同事,祝他们生日快乐!”我的第一反应是:“员工总数约有一千八。”一天有5人过生日,一年有365天,如果零点不挑员工星座、员工生日均匀分布,两个数字一乘便是总数——虽不精确,大致靠谱。

判断是科学,也是艺术,逻辑和常识缺一不可。要善于从细节中发现问题,分析问题时又不能一头扎进细节。很早以前,我就乐此不疲。举两个例子:

2002年的一天,骑自行车去朱沱镇。一路上,碰到三户人家在办丧事。由此,我大致推断:在这条马路两侧,大约生活着1.4万人。很多人听到这儿都会喷饭,其实我是认真的:人均寿命约70岁,70万人每年死1万人,每天死30人,丧事持续5天,则每天有150场。70万人有150场,3场呢?1.4万人。当时,我没有接触过人口学,推断过程也漏洞颇多,但是大致靠谱。

后来,我考入医学院,第一年就遭遇棒喝。当时,我还没有电脑,查资料需要到图书馆四楼的电子阅览室。这是顶楼,三楼外文书刊,二楼中文书刊,一楼办公室。我先去前台,用借书证登记,然后开始上网,中间还上过一趟厕所。

十点半,我注销账户,准备下楼,突然发现借书证不见了。搜索座位、厕所,没有发现。一个不祥的念头闪过:会不会有人用我的名义盗借书?我冲下二楼,报学号,馆员告诉我:“10点15分,借了两本。”

“您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?”

“不记得了!借书的人太多,我只顾扫描了。”

我抬头看见监控摄像头,大喜过望:“能不能调监控录像?”

“刚安装好,没启用呢!”

我的大脑“嗡”的一声,绝望。按照学校规定,买不到同样的书,赔款十倍。我努力让自己静下来,暴力重启大脑,打开逻辑、常识。有了!

我的借书证是在四楼丢的,所以盗书者必定到过四楼。

四楼只有电子阅览室和厕所。二楼、三楼也有厕所,没有谁上四楼是为了上厕所,所以盗书者必定也到过电子阅览室,也在前台登记过。

我重上四楼,请前台调出记录,当天上午有五十人。我的书是在10点15分被盗借的,所以盗书者注销账户时间在此之前。排除二十人,剩下三十人。

我进一步推断,盗书者应该是个男的。借书证上有照片,一个女的要长得多寒碜,才敢用我的证啊!排除二十人,剩下十人。

最后,被盗的两本书是《临床营养学》《眼科学》,这说明盗书者不是低年级学生,而是临床医学的高年级学生或者进修医生,很可能学眼科。最后,锁定一位嫌疑人,某附属医院进修医生。

从此,我的自信开始爆棚。

工作以后,我也遇到过不少趣事,举个例子。

某分行行长刚上任,去支行视察,问是否做过客户活动。客户经理拿出一张签到表,说上次请了全行几乎所有的高端客户。签到表上有二十多个名字(示例),笔迹都不一样:“冯中华、安青、戴月明、程海燕、邓林、耿向东、丁峰、曹国梁、郭如之、何春雨、顾彬、方凯旋、葛小平、蔡青峰、窦海军、陈群、高彩虹、董欣、段飞、巴晓、樊成功、程红、蔡洋、敖安娜。”我看出有诈,笑而不语。

我的第一反应是:怎么姓张、王、李、赵的一个没有?这四大姓约占总人口五分之一,随机抽取N人名单,无一人姓张、王、李、赵的概率为(4/5)^N。0.8^2=0.64,0.8^4=0.64^2≈0.4,0.8^8≈0.4^2≈0.16,0.8^16≈0.16^2=0.0256<5%。小概率事件发生了!

再观察,所有的姓拼音首字母都集中在A到H,自然不包换张(Z)、王(W)、李(L)、赵(Z)了。我推测,这位客户经理早有准备,是想蒙混过关,不知从哪儿搞了一个名单,截取前段,然后打乱顺序。不过,假的永远是假的,因为真的参差多态。

逻辑冰冷,常识火热。判断带来快感,如同一边吃滚烫的火锅,一边喝冰镇的可乐。

推荐 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