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马路边停车位。

“嘟——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六十。”

“这么贵!三十,我不要票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什么不行!”司机掏出三十元,疾驰而去。

收费员半推半就,收钱却不撕票,这是贪污吗?

法律人会说:“是,这当然是贪污!”收费员食人之禄,就应当忠人之事。收钱却不撕票,收费员违反了合同约定,贪污了老板的钱。确实,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,没有哪个老板明文允许收费员贪污。

这个问题其实不好回答。

老板没有明文允许收费员贪污,但是他非常清楚,收费员有机会贪污,收费员也知道。因此,收费员薪水会低于市场水平。但是,加上贪污金额,实际薪水就与市场水平差不多了。

假如“贪污可耻”的文化深入人心,收费员都两袖清风,他们的合法薪水会高于现在的。“一个巴掌拍不响”,如果所有司机都耻于行贿,收费员无处揩油,这也会推高他们的薪水。

遗憾的是,行贿、贪污成风,老板如果无法辨别收费员是否廉洁,就会推定其不廉洁,并开出较低的薪水,这会淘汰廉洁的收费员。

其实,老板也有办法:一是监督,二是承包。

监督是笨办法,成本很高:派人监督,有可能串通;安装摄像头,不值得;派人暗访,发现贪污立即开除,也有问题——贪污易防,懈怠难免,收费员会故意放水,然后再从地上捡钱。收费员和医生、律师不一样,进入门槛、退出成本都很低,也无行业协会,即使因为贪污、懈怠丢掉工作,也不影响在其它地方继续干。

承包是好办法,但有风险。

老板把停车场的收费权承包给收费员,理论上讲,这种模式能够导致双赢:通过拍卖,老板能够收到最高的租金;收费员拍得收费权,不待扬鞭自奋蹄。不过,在拍卖时,谁也不知道最后能够收到多少钱,收费员往往是穷人,通常无力承担风险。很难想象这样的情景:往常月薪三千元的收费员,承包了停车场,有时每月赚两万元,有时每月赔一万元。因此,大部分停车场都不是收费员承包的。

老板资本雄厚,能够承担风险,但是不愿亲临一线,也决定不了利润。收费员在一线,能够决定利润,但是无力承担风险。需要有一套制度,把他们联合起来。这套制度的形态,既和文化相关,又和技术相关。

如果“先进文化”深入人心,或者信任已经建立,老板会给收费员固定月薪。舅舅开了一家旅馆,房费可以议价,而且只收现金,记账没有技术含量,但是需要可靠的人。因此,三姨长期帮他。

如果文化问题严重,就必须考虑技术。

如果技术先进,监督成本较低,老板会给收费员固定月薪。比如大型地下停车场:一车一杆,进门领卡,出门刷卡,按时付费,全程录像,收费员没有机会贪污、懈怠。

如果技术落后,监督成本较高,老板会给收费员较低底薪,默认其贪污,或者与其分成,或者干脆承包出去。

如果文化落后,技术落后,经营风险较大,收费员承担风险能力较弱,则陌生人之间的合作就非常困难,家族企业应运而生,但是企业难以做大——这让我想起了温州。

文化、技术和制度都是大词,但是留心身边小事,也可窥一斑而见全豹。

推荐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