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读书会上,有的朋友贬低“西方科学”,推崇“中国智慧”。我认为,这失之浅薄,非常可笑,近乎“无知者无畏”。什么是“西方科学”“中国智慧”,说不清楚。孰优孰劣,难以比较。但是,何时用“西方科学”、何时用“中国智慧”却是大问题。正如筷子、勺子难分优劣,但是吃面用勺子、喝汤用筷子显然不便。

我的态度是:“能够解决的,用西方科学;不能解决的,用中国智慧。”下面举例说明。

《塞翁失马》已经编入教材,原文如下:

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,马无故亡而入胡。人皆吊之,其父曰:“此何遽不为福乎?”居数月,其马将胡骏马而归。人皆贺之,其父曰:“此何遽不能为祸乎?”家富良马,其子好骑,堕而折其髀。人皆吊之,其父曰:“此何遽不为福乎?”居一年,胡人大入塞,丁壮者引弦而战。近塞之人,死者十九。此独以跛之故,父子相保。故福之为祸,祸之为福,化不可及,深不可测也。

从文学角度看,故事曲折精彩。可是,如果谁说这位老人智慧,我就会跟他急——这算哪门子智慧?我会研究怎样看住马、找回马、防止摔伤、逃离战区,而不是讲没用的废话。

如果他判断,丢马不能带回马,他该好好看住马。

如果他判断,丢马能够带回马,他该主动地放马,而不是被动地丢马。当然,这不道德。

如果他判断,此地不会有战争,他该请人传授儿子马术,预防摔伤。

如果他判断,此地将会有战争,士兵死亡可能性大,他该想办法逃离。如果不能逃离,他该让儿子自残左手,逃避兵役。手残比脚跛好,既不难看,又能劳动。

在这个故事里,我只看到一个无知的老人,被动地接受命运的摆布,最后收获了一点儿可怜兮兮的、马后炮似的所谓智慧。

我劝年轻的朋友:事情尚可为时,学习“西方科学”,寻求解决方案;不可为时,学习“中国智慧”,寻求心理安慰。

不少人说:“西方科学比中国强,但是哲学也就是智慧之学比中国弱。”我不同意。

我虽然不是文、史、哲专业出身,但是也读过不少中国古籍。我的评价可能有些刻薄:“中国古籍充满巧妙的修辞,缺乏伟大的思想。”

当然,中国古籍值得研究,不少学者造诣深湛。但是,普通读者研究古籍,如不得法,犹如中学生阅读心灵鸡汤,穿凿附会,令人喷饭。

在某电视节目录制现场,一位退休的中科院研究员说:“年轻时,我一直研究西方科学,具体来讲是理论物理,但是越研究越觉得心力枯竭。退休了,我开始研究中国智慧,尤其是《道德经》,越读越觉得深不可测。”

晚而好《易》,必有高论,他一本正经道:“‘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’,这就是宇宙大爆炸理论啊!”我差点儿笑出声来:中国读书人皓首穷经,两千年没悟出宇宙大爆炸理论。这位半路出家,居然一下子悟出了。这是为什么呢?西方科学家已经研究出了“宇宙大爆炸理论”,摆在那儿了。给我任何一本中国古籍,并让我采用于丹、南怀瑾那样的解读方法,我可以穿凿附会出人间一切伟大思想。

请注意,我不是说没必要读中国古籍、悟中国智慧,而是说必须正其心、诚其意。就拿最近很火的王阳明来说:认真地从孔子、孟子、荀子、朱子、程子读到阳明先生,读者可以从思想史中悟到智慧,这非常美妙。但是,谁如果没有系统学习西方的心理学、伦理学,还非说心学更高明,我就只能斥之为“井底之蛙”了。

推荐 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