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财产、民主与权利

财产、民主与权利

拙文《拎不清的公共卫生》(http://tiaoshu.blog.caixin.com/archives/42043 )发表后,毁誉参半。一位读者评价:“除了禁烟,其他都是明白人说的话。”我含泪回复:“其实,禁烟那章才是全文精华。”

回顾问题:政府是否有权在私人餐馆禁烟?换言之,老板是否有权利决定是否禁烟?

我的观点是:私人餐馆虽然是公共场所,但首先是私人财产。老板有权利决定是否禁烟,政府无权干涉。

对方观点是:餐馆是公共场所,二手烟侵害不吸烟者健康,所以政府(Government,而不是Administration)有权通过民主投票制定法律,并依法禁烟。

根本分歧是:我认为权利应当由财产(广义的财产包括身体)决定,财产是谁的,谁就有权利使用,其边界是不得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。对方认为,权利应当由民主投票决定。

任何理论体系都必须有逻辑出发点。只要推论合理、逻辑自洽,并无高下之分。很遗憾,如果坚持民主决定权利,就无法回答这个诘问:如果其他人都支持堕掉胎儿,就能强行扒开孕妇裤子?

一种常见的辩护是:“有些基本权利不能通过民主投票剥夺,比如说生命权。”我接着问:“有些权利基本,有些不基本,怎么区分呢?”答案还是“民主投票”。也就是说,在剥夺某些权利时,只需要多一道程序。

还有一种辩护:“侵权的不是民主,而是专制。民主代表多数人意见,专制代表少数人意见,但是假借了民主的名义。”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辩证法。民主的准确定义不是多数人决定少数人的权利,而是别人决定自己的权利。民主和专制,谁能分得清呢?都是别人决定自己的权利,是不是大多数并不重要。

坚持财产决定权利,这事非常简单。老板可以说:“餐馆是我的,是否禁烟我说了算。顾客进入餐馆,就得忍受二手烟。如果不愿意忍受,请去照顾别的餐馆。”

说种极端情况,以便理解。如果这是一家“虐待”主题餐馆,主人规定进入者必须裸体,还可以互相鞭子抽打。客人如果不接受规定,就别进去,进去就得接受,别人并未侵犯他的隐私权和健康权。但是,如果别人用枪射击,就侵犯了他的生命权。

坚持财产决定权利,确实有些令人不愉快的后果,比如歧视、冷漠:我有权利禁止黑人进入餐馆、不捐款给患白血病的邻居。但是,前者会导致收入下降,市场会惩罚我,后者会导致声誉下降,舆论会批评我。

坚持财产决定权利,并不是不要美德,而是为美德留空间,因为美德必须用自己的财产表达。王石攀登珠峰,开销不菲。如果让中国人民主投票,决定是否剥夺这笔钱,用于拯救白血病患儿,我相信赞成的多。剥夺别人的财产,表达自己的美德——这叫伪善。

最后,我想到一个绝佳的案例,一锤定音:

去年游九华山,寺庙之内,教徒虔诚焚香。我非教徒,参观而已,苦于香烟缭绕。如果用仪器测,污染物浓度很可能高于允许吸烟的餐馆。我能否要求政府禁止教徒焚香,因为这侵犯了我的健康权?如果健康权低于宗教信仰自由,我可否成立“吸烟教”,保护烟民“吸烟权”?谁如果赞同餐馆禁烟,按照同样逻辑,就得赞同寺庙禁香。鉴于某些寺庙是国有的,有碍分析,在此限定条件:富翁出家,自费修庙,拥有产权。

坚持财产决定权利,这事非常简单。老和尚可以说:“庙里能不能烧香,老衲说了算。施主要是不愿意被烟熏,滚!”

推荐 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