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都说“客户是上帝”,我面对自己的客户,也这么说过。如果哪位客户真把自己当上帝,我会暗地里笑他缺心眼。

7月21日,北京大暴雨,人死了十个,车被淹无数。机场大量乘客滞留,一车难求。出租车司机有的照常平价载客,有的趁机涨价。私家车主有的免费搭车,有的高价揽活。

怎么评价这四种人?

免费搭车的私家车主,“不爱其躯,赴士之厄困”,可谓侠客,再怎么赞美都不为过。

照常平价载客的出租车司机,“临财毋苟得,临难毋苟免”,可谓君子,其职业精神令人敬佩。

对高价揽活的私家车主,人们又爱又恨。恨的是价格太高,“近乎敲诈”,爱的是毕竟能回家了,不用在机场大厅或者附近酒店过夜。机场大厅阴冷嘈杂,附近酒店价格不菲。想不花这个钱,就得花那个钱,或者受那个罪。有一次,我去见客户,也是遇到大雨,打不到车,心急如焚。我当时想,只要黑车要价低于1000元,我就上车。等了好久,一辆破旧的黑车靠边了:“五十!”我非常感激那位黑车司机,尽管平时只需要30元。当他伸出五个指头时,我感觉那是上帝之手。

对趁机涨价的出租车司机,骂声压倒掌声。“政府规定出租车公司不能随意涨价,司机必须遵守规定。涨价不仅违法,而且侵犯乘客权利。”

我不这么看。

先不谈论对错,只看事实。在乘客最需要车的时候,相当一部分司机在休息。这好理解:出去拉活,可能堵车、封路、进水、出事、修车、死人,平价不挣钱,高价遭人骂,还不如在家抱孩子。于是乎,奇怪的现象发生了:张三冒雨出去拉活,因为要高价,被人骂得狗血淋头,回头还得罚款、道歉、辞退;李四在家看电视,看到乘客们焦急的眼神,他落泪了,人们赞他有同情心;王五一边看电视一边大笑:“哈哈哈,幸好老子没出去,看这帮傻逼被淋成落汤鸡了!”人们不知道,也没办法收拾他。

对乘客来说,出去高价拉活的司机,比在家抱孩子的更可爱。可是,为什么前者挨的骂更多呢?

我的观点:出租车是否涨价,乘客管不着,政府管不着,这纯属出租车公司内部事务。

机票平时打折、春节全价,没人说航空公司趁火打劫。为什么出租车公司就不能下雨天涨价呢?

出租车公司有权利下雨天涨价,但是,权利可以行使,也可以不行使。如果出租车公司认为,下雨天涨价可能引起纠纷、得罪乘客,并影响形象和效益,可以严令禁止司机涨价,甚至要求司机不得休息。如果当天机场尽是该公司的出租车,还不涨价,这是多好的广告啊!

不过,这些要求必须写在出租车公司与司机的合同里。因为这些,公司需要在“份钱”上让步,或者承诺下雨天的修车费用由公司承担,否则司机就转投其他公司了。

司机既然与公司签了合同,就必须在下雨天坚持拉活、不得涨价,否则便是违约。注意,涨价侵犯的是公司的权利,而不是乘客的权利。公司如果要求司机向乘客道歉,这只是一种公关行为,做秀而已。做生意嘛,讲究的是和气生财。乘客好好配合就是了,别真把自己当上帝。

上个月,某银行的保安拒绝清洁工进入大堂饮水。一时间舆论哗然,不少人拍案而起,怒斥银行狗眼看人低。结果,支行行长带着保安向清洁工道歉,并承诺饮水敞开供应。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,要求临街商户提供免费饮水。公知一片欢呼,热泪盈眶:“我们胜利了,为弱势群体争取到了最基本的饮水权!”

我呸!用别人的钱,行自己的善,恶心。银行有权利不提供饮水,拒绝清洁工进入大堂。为了和气生财,银行提供饮水,不拒绝清洁工进入大堂。保安确实有错,但是错不在侵犯了清洁工的权利,而在违反了银行内部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。支行行长、保安向清洁工道歉,只是姿态而已,他们最该向总行行长道歉。至于当地政府,那叫臭不要脸。

有什么样的乘客,就有什么样的出租车公司。乘客蛮不讲理,或者想得太多,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如果大部分乘客是坚定的道德控,“哪家公司敢在下雨天涨价,我就永远抵制它,哪家公司今天把我送回家,今后我就不坐其他公司的车”,坚持拉活、不涨价便是出租车公司的上策。

如果大部分乘客是鸡贼的道德控,“哪家公司敢在下雨天涨价,我就骂它,但是今后也不抵制它,哪家公司今天把我送回家,我就赞它,但是今后也坐其他公司的车”,不涨价、默许司机休息便是出租车公司的上策。

如果大部分乘客是明事理的人,“人家也不容易,涨价可以理解,总比打不到车强嘛”,坚持拉活、涨价便是出租车公司的上策。

绝大部分道德控都是鸡贼型的,因为做一个坚定的道德控需要雄厚的财力、超凡的意志。再过五百年,中国人也不可能大部分成为坚定的道德控。我只希望鸡贼的道德控们能够学会明事理,这样就够了。

推荐 6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