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再谈合约

再谈合约

出租车雨天涨价是否正当?从道德角度谈,永远都是争吵,没意思。肉唐僧的分析角度很好:司机涨价,违背了对同行的承诺,并因为干扰价格信号、影响行业形象,损害了同行的利益。

我的角度相近,但结论不一样:

一、司机是与公司签订的合约,谈不上“违背了对同行的承诺”,但是有可能“违背了对公司的承诺”。

二、合约中的限价条款是政府强加的,司机和公司都不乐意,也没打算认真执行,违约只是划算不划算的问题,不是正当不正当的问题。

三、司机并未与同行签订任何合约,只要不砸车、不打人,即使司机损害了同行的利益,也无可厚非。实际上,只要司机开始运营,就损害了同行的利益——减少了同行赚钱的机会。损害了同行的利益不是问题,问题是有没有违约、有没有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。

四、即使没有政府管制,大部分出租车公司也会统一定价,因为议价效率太低了。但是,“统一定价”并不意味着“晴天雨天一个价”。公司希望司机按照同样的规则定价,并希望乘客也知道规则,因此会有信号协调,比如香港出租车会根据风球统一调价。

基于第三条,我认为没必要讨论司机是否损害了同行的利益。因为司机没有和同行签订合约,只要没有动用暴力,即使损害了同行的利益,也没有侵犯同行的权利。

回头讨论司机与公司的合约。如果双方自愿签订合约,毫无疑问,违约就是不正当的。不过,限价条款是政府强加的,违约是否正当呢?我的意见是,条款同时损害了双方利益,因此违约是正当的。

回到签约那一刻。显然,默许司机雨天涨价,公司可以向司机要更多的份钱,所以限价条款损害了公司利益。司机与公司签约后,雨天涨价可以赚得更多,所以限价条款还损害了司机利益。既然如此,违约可也。

如果没有政府管制,公司很可能会统一定价:晴天每公里X元,雨天Y元。现在,政府限价Z元。鉴于北京雨天极少,Z和X比较接近。晴天,公司不敢公开定价X元,鉴于议价效率太低,与其允许议价,不如执行政府定价Z元。雨天,议价并不可怕,公司就乐于默许司机议价(当然结果是涨价)。

假设北京晴天极少,则政府限价Z比较接近Y。按同样的逻辑:雨天,公司会执行政府定价Z元;晴天,公司会默许司机议价(当然结果是降价)。

诸位,假如某地一年到头都在下雨,司机在晴天无视政府限价,与乘客议价后降价运营,这种违约正当吗?你们看不惯的到底是违约还是涨价?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