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挖祖坟 贴标签 讲道理

挖祖坟 贴标签 讲道理

伦理问题最容易起争议。最近几天,辉格兄在新浪微博(@whigzhou)和个人网站(http://headsalon.org/)连续撰文,批评罗斯巴德的《自由的伦理》,文章犀利,值得关注。我个人很欣赏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,也很想知道其硬伤何在。不过,辉格兄开始的两篇文章并不是我感兴趣的类型。我期待辉格兄能集中火力,猛攻具体观点,以飨读者。

罗斯巴德著《自由的伦理》,阐述自己的伦理体系。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批评方式,这别人管不着。但是,批评方式也有高下之分——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偏好。

挖祖坟。追溯思想的源流当然很重要,哲学系的教授给学生讲问题,用的就是挖祖坟的方式:“罗斯巴德的思想,主要继承自A(引一段话),同时又受B影响(再引一段话)……”这种批评方式很可能沦为八卦:郭象是否剽窃了向秀的《庄子注》,海德格尔和阿伦特是否曾经睡在一张床上……

贴标签。思想史是一间停尸房,为了便于分类、管理,我们在每具尸体上都贴了标签:“罗斯巴德自称是A主义者(引一段话),还有人认为他是B主义者(引一段话),我认为他是C主义者(再引一段话)……”这种批评方式很可能沦为翻书比赛:“你先读了谁谁的什么书,再来跟我讨论吧!”其结果很可能是这样:两个人伤了和气,旁观者一头雾水。

虽然喜欢八卦、喜欢读书,但是我不喜欢挖祖坟、贴标签这两种批评方式,因为既掰扯不清,又缺乏说服力。罗斯巴德的思想祖宗不靠谱,罗斯巴德是什么什么主义者,所以他的伦理体系是扯淡——这种批评方式难以服众。

还是得讲道理——针对具体观点。

双方伦理体系不同,这很正常。坐下来讲道理之前,应该约定一些规则。实际上,我的提议相当合乎情理:

一、我们首先清晰、准确、完整地列出罗斯巴德的公理(借用几何学概念,不证自明),一经双方确认,之后不得增加、删除、修改。

二、你不能用你的公理及其推论,批评罗斯巴德的公理及其推论。

三、从罗斯巴德的公理出发,推导出一系列结论。如果我们都认为结论矛盾或者荒谬,我就同意罗斯巴德的公理体系有问题。

四、如果你认为结论矛盾或者荒谬,而我不这么认为,继续往下讨论,看双方分歧到底在哪儿。

五、我如果说是否矛盾、是否荒谬无所谓,这就叫耍赖。

这样的批评方式才能让我心服口服。即使我耍赖,旁观者也自有公论。

举几个例子:如果谁认为民主投票即正当,我会提醒他,如果民主投票决定杀他全家,这也正当吗?如果谁认为风俗即正当,我会提醒他,强令寡妇殉葬的风俗也正当吗?如果他一咬牙一跺脚,回答两声“正当”,我就可以微笑着对他说“算你狠”,然后转向旁观者,耸耸肩,拂袖而去。

更多的时候,批评的结果是,对方打一枪换个地方,不断增加、删除、修改公理。之前,我和一位朋友讨论政府在私人餐馆禁烟是否正当。我的观点是:餐馆是老板的财产,是否禁烟老板说了算。他的观点是:老板有财产权,顾客有健康权,健康权高于财产权。

我接着问:寺庙之内,教徒虔诚焚香。有些游客并非教徒,参观而已,苦于香烟缭绕。如果用仪器测,污染物浓度很可能高于允许吸烟的餐馆。他们能否要求政府禁止教徒焚香,因为这侵犯了健康权?

他不敢说“是”,只好增加公理:宗教信仰自由高于健康权。

我接着问:如果老板成立“吸烟教”,进入餐馆即视为入教,政府这时禁烟是否正当?

他陷入了沉思。

两个人为伦理问题产生分歧时,说服对方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对方即使心服了,也可能口不服——能说服自己、争取旁观者同情就很不错了。世界上逻辑自洽的伦理体系不止一种,最极端者如某人称:“我是上帝的使者,我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当的,你们的一切都是我的,你们的行为是否正当由我裁决。”他的体系是逻辑自洽的,他也不认为推导出的结论荒谬,但是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他疯了,这种疯子也成不了气候,我也没必要去说服他。

可能成气候、我有必要去说服的,是一些貌似有理、实际混乱的伦理体系。比如,有人认为“见死不救者当以杀人论处”,我会提醒他,如果一位无亲无故的白血病患者需要移植骨髓,还差一百万元,昏倒在他门口,则他有义务卖房子救人,否则就是杀人。大部分伦理体系面对这种追问,都很狼狈,只好顾左右而言他。

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建立在财产之上:无主物归先占者;权利的边界是,不得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(包括身体);通过自愿交换获得财产是正当的;当财产被侵犯时,自卫是正当的。

我并不认为这个体系以及罗斯巴德的论证完美无缺,把《自由的伦理》当《圣经》也不足取。但是经过比较,我发现还是它最经得起追问。我真诚地希望,辉格兄的批评能够击中要害:

一、文字错误。“快来看啦,罗斯巴德写了错别字!”这种错误不能赖账,但是这不足以动摇整个体系。

二、事实错误。“罗斯巴德引用的这个案例不靠谱!”我得说,考据非易事,难免出纰漏。

三、方法错误。罗斯巴德本来可以武断地说,那些是他的公理,不证自明,但是他没有。他尝试去证明,那些也是古老的传统、人类的本质——这难以服众,也是辉格兄批评的重点。人类历史上,恶法、恶人层出不穷,何为传统、何为本质哪里说得清楚呢!

四、推论错误。从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出发,推导出一系列结论,如果结论矛盾、荒谬,则体系有问题。比如说,在罗斯巴德看来,餐馆老板可以在门口贴出告示“恕不招待黑鬼”,个人可以在自营博客上骂别人祖宗十八代。不少人觉得这很荒谬,但是我觉得不荒谬,因为禁止歧视、钳制言论都侵犯了产权,此例一开,后患无穷。

以上四种错误,一、二太低级,非要害,三颇有讨论价值,但是也非要害,只有四才是要害。如果辉格兄发现,很多推论矛盾、荒谬,这可真是功德无量。

推荐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