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迢书 > 为罗斯巴德辩护

为罗斯巴德辩护

先讲一个古代笑话。

张家有女初长成,王家、李家都来提亲。张家父母问女儿意见,女儿回答:“王家公子帅,但是家里穷,李家公子丑,但是家里富。我想白天在李家吃饭,晚上在王家睡觉。”

人不能只想占便宜。

某种行为是否正当?伦理判断并不容易,而且经常引发争论。我认为,一个讲道理的人,伦理体系跟我不同没关系,但是必须逻辑自洽。在相互矛盾的体系间跳来跳去,占尽便宜,这叫不讲道理。

世界上逻辑自洽的伦理体系很多,我为什么选择接受罗斯巴德的?

如图所示,人的行为很多,我感性地判断某些正当,某些不正当。后来,接触都逻辑自洽的两套伦理体系,我发现,如果接受体系A,以之理性地判断,发现一小部分行为不好判断是否正当,感性和理性冲突,可见体系A并不完美。但是,如果接受体系B,冲突会更厉害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选择体系A。

目前,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与我的感性判断冲突最少,它建立在财产之上:无主物归先占者;权利的边界是,不得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(包括身体);通过自愿交换获得财产是正当的;当财产被侵犯时,自卫是正当的。

有可能某一天,我会选择其它伦理体系,因为发生了如下变化:

一、我的感性判断发生变化。以前,我感性地判断某些正当,某些不正当。后来,因为种种原因,我的判断变了。

二、我知道了更多人的行为。这些行为,放入体系A冲突厉害,放入体系B圆融无碍。

三、我接触了新的伦理体系。这个体系比罗斯巴德的更加圆融无碍,让我难以拒绝。

最后,回应三种常见批评。

一、危言耸听

“如果超生是正当的,那人们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自相残杀也正当吗?”

我的回答是:即使人们认为超生是正当的,导致普遍严重超生,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自相残杀也是不正当的。不过我认为,人们认为超生是正当的,不会导致普遍严重超生,也不会导致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自相残杀——超生不是自相残杀的充分条件,连必要条件都不是。

计生委的残暴、孕妇的鲜血、家属的眼泪都是可见的行为,他们觉得可以接受,却担心从未发生也不会发生的“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自相残杀”。

批评罗斯巴德的人,往往也是如此。他们不会这么问:“已经发生的这个行为,你难道认为它是正当的?”实际上,用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,理性地判断现实世界的行为是否正当,近乎圆融无碍。批评者往往会这么问:“如果人们认为持枪是正当的,就会有更多人持枪,更多人死于歹徒枪杀,更多人死于歹徒攻击——你难道认为歹徒枪杀他人是正当的?”

我的回答是:“歹徒枪杀他人是不正当的。如果人们认为持枪是正当的,持枪的人、死于歹徒枪杀的人会更多,但是死于歹徒攻击的人会更少,因为枪可用来自卫,威慑、击毙歹徒。”

二、道德攻击

“如果你快饿死了,周围只有一家面包店,而老板拒绝卖你面包,你会强买吗?你认为强买正当吗?”

我会诚实地回答:“会强买,虽然也认为强买不正当。”心、口、行很可能不一致,但是只要做到心、口一致,就算诚实。法官判我有罪,关我几年,我也心服口服。

我如果这么说,就叫虚伪了:“会强买,这种情况下的强买是正当的,因为我的生命权高于老板的财产权。”

我也知道一些小偷,他们虽然每天都在盗窃,但是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孩子说:“盗窃是正当的。”我推断,他们也认为盗窃是不正当的。

三、无稽问题

“为什么人吃猪是正当的,猪吃人呢?人的定义是什么?”

我的回答是:只有人的行为才谈得上正当与否。猪要么是无主物,要么是人的财产。人吃自己的猪是正当的,猪吃人只是一个事件,谈不上正当与否。我也不知道人的定义是什么,但是如果你把一个生物带到我面前,我能告诉你这是不是人,而且答案应该跟你一样。

如果你觉得人和猪没有本质区别,或者连某个生物是不是人都搞不清楚,我有必要跟你讨论伦理问题吗?

我不是罗斯巴德教的教徒,但是真看不惯上面这些批评罗斯巴德的方式。我不确定自己是什么主义者,但是确定自己是讲道理的人。我也不敢说自己高尚——言行一致,但是敢说自己诚实——心口一致。我也不喜欢讨论一些无稽的问题,谁感兴趣,组成小圈子自娱自乐去吧——跟猪讨论也行!

推荐 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