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 

村长横征暴敛,村民因此贫困。有人说:“让村民都当村长,就可以消灭贫困。”

某些部委的内部食堂,掏两块钱,绿色食品管够。同时,贫困山区的学生,长年吃的是蒸黄豆就米饭。有人说:“都让财政买单,就可以消灭营养不良。”

有句俗话说得好:“记吃不记打。”

“免费午餐”又不是没搞过:1958年,“吃饭不要钱”,然后就发生了一些事情……

我愿意也提倡捐款给确实需要帮助的人,但是坚决反对政府介入、财政拨款,让纳税人为“免费午餐”买单。理由有四:

 

一、这不合伦理,本质是抢劫。

有人批评,这是无政府主义。其实,我是小政府主义者。我也认为,有些事务确实需要征税买单,比如国防、司法等,不过这样的事务极其有限——绝不包括吃饭。

有人说“吃饭是基本权利”,这是常见的谬误。有人吃饭,就得有人买单,吃饭如果是一部分人的权利,就意味着它是另一部分人的义务。北京的白领没有义务为贵州的学生买单,但是如果他愿意,就可以为学生捐款。只有自愿的行为才可能是善行,政府收税,谁敢抗税?

张三捐款给李四,李四还知道对张三说声“谢谢”。可是如今,张三向政府交税,政府留下一部分,将剩下的部分给了李四。张三听不到“谢谢”,却听到李四说“感谢温总理”“感谢共产党”——这钱是温总理他们家出的么?是党费么?一年又寒食,愧对介之推。

 

二、政府主导,必然低效。

中央政府先把税收上来,再逐级下拨——会不会被截留?

即使不被截留,到了学校,会不会被贪污?

即使不被贪污,交给食堂,会不会被浪费?一定会!因为是免费发放,不管学校食堂的饭菜有多么差,学生都只能接受。俗话说:“叫花子不能嫌饭馊。”

食堂建设、原料采购、人员招聘、食物发放……每个环节的成本控制都够戗,反正不愁饭菜送不出去。

 

三、权力导致腐败,寻租败坏道德。

还有什么权力能大过控制食物?假如有一天,某个山区小学的禽兽老师以免费午餐要挟学生,猥亵学生,不知媒体到时会怎么报道、反思。是的,没有免费午餐,也有禽兽老师。但是,免费午餐无疑将增大老师的权力。或许,“免费午餐”将以这种丑陋的方式收场。

校长有权决定食堂负责人及重大事项,食堂负责人主持日常工作,他们会不会借机寻租?人情社会,取证不易。

甚至打饭的师傅都可能作威作福。乡土中国,师傅会给侄男侄女多打一些饭菜。很快,学生就会分化为两个阶级,有关系的和没关系的。

村里有人刚从监狱放出来——那里吃饭不要钱哦,他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管在外面多么风光,只要一进去,马上就从老子变成孙子,看见打饭的都得点头哈腰。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勺子抖两下。”

 

四、增加纳税人负担,连农民都跑不掉。

在这个问题上,有两种常见谬误:一是增加“民生支出”可以减少“三公消费”;二是连农业税都免了,所以即使因此加税,也不会增加农民负担。

有人说,“免费午餐”“只需要”一百多亿,政府不会因此加税吧!

有人说,“免费校车”“只需要”多少个亿,政府不会因此加税吧!

有人说,“免费幼儿园”“只需要”多少个亿,政府不会因此加税吧!

“只需要”,说得轻巧,把这些数字加起来,足以让政府边哭穷边加税。

“三公消费”总是隐藏在“民生支出”里的:某地政府组织“关爱农村留守儿童”活动,地点是当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。每桌坐三个留守儿童、七个官员,各部门领导都非常重视,亲自出席。上菜了,留守儿童不知道怎么下筷子……请问在记账时,这顿饭是“三公消费”还是“民生支出”?

李子旸先生写过一篇《不是中餐,是西餐》,说得非常到位,不妨一阅:

http://www.impencil.org/Portal/pencilwork/20111103112933.aspx

只要增税,农民就跑不掉,除非自给自足。表面上,农村税负很轻,连农业税都免了。但是,很多农民进城务工,留守农村的也要在城里买卖东西,部分税负还得落到他们头上。流转税是中国的主要税种之一,所有商品都是含税的,消费就得纳税。

 

政府官员乐见广大人民群众呼吁“免费午餐”,因为这又意味着经费和编制:“免费午餐办公室”“监督免费午餐办公室” “监督监督免费午餐办公室办公室”……

与此同时,民间慈善组织的筹款难度加大:“政府不是已经在管了么?”有人说,政府介入“免费午餐”是中国慈善事业进步的里程碑——不,不是里程碑,而是耻辱柱。

某些慈善组织领导人的最高理想是:伴着镁光灯和掌声,获得温总理的亲切接见。握手拥抱之后,温总理说:“你们做得很好,我很早就注意到了。我代表儿童和家长感谢你们!儿童是祖国的未来,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帮助他们。说吧,你们还需要多少钱?旭人同志,你过来一下……”

你可以追自己的梦,但凭什么抢别人的钱?

 

图片来自:新浪微博@民生热点漫画报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迢书

迢书

65篇文章 7年前更新

社交金融平台熟信创始人,微博@迢书 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