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 

你想写时事评论吗——靠谱的那种?我这里有秘笈。

时事大多与经济相关。分析经济问题时,一上来就必须问:“这东西是谁的?”“做这事谁出钱?”接着可以说:“关你屁事!”“谁想做谁出钱!”这是最简单、最靠谱的分析范式。掌握了“产权”“成本”两大利器,你可以秒杀八成的职业评论员。

 

最近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:上下班高峰期,持免费卡的老人被挤伤,或者因为让座问题引起纠纷。我不喜欢从道德角度研究问题,因为道德在短期内改变不了。谁如果把一个问题归因为道德,意味着他缺乏解决问题的诚意。还是务实一些吧,从经济角度分析。为此,我写了一条微博——虽然特别招骂,但是堪称典范:

我反对政府规定老人免费乘公交车:如果私有,这侵犯产权;如果国有,则加重纳税人负担,而且效率低下。向儿孙征税,政府和公交公司的官员贪污、浪费,剩下一小部分补贴老人,免费还导致老人浪费。不如不征税,让儿孙买单,老人也知节约。

我还专门替网友拟了几句骂自己的话:

“你就没有变老的那一天吗!你难道没有祖母和外婆吗!你不孝顺!你不是人!”

 

把这个问题再抽象一下:当一个人因为某种原因进入相对弱势状态、无法通过工作获取收入时,到底应当由谁为他提供经济支持?

 

一种答案是企业。“企业应当承担社会责任,照顾弱势群体。”这是一种极其无耻的论调。“这东西是谁的?”企业的。企业有权为商品和服务定价,甚至可以歧视弱势群体。举个例子,银行有权征收小额账户管理费,谁要是看不惯,就别去那家银行。如果公交车是私有的,人家爱怎么定价就怎么定价,“关你屁事”。政府无权要求车主对老人免费,就像无权要求餐馆对老人免费。

如果政府强行要求企业照顾弱势群体,企业就会歧视弱势群体。

去年回家,看到祖母的老年证,我问有什么用。她说:“政府规定可以免费坐公交车,不过我每次进城都给钱。”有便宜不占,这还是农村老太太么?她解释:“开始几次我用老年证,后来司机见我就不停车了。没办法,我只好拿着钱招车。也不怪人家,车那么挤,老年人不给钱,还容易摔倒。”

同理,女性在职场遭受歧视,根本原因是政府的“保护”:如果企业可以自由解雇怀孕女员工,女性找工作会比现在容易。女权主义者追求的不是权利,而是特权,既可鄙又可笑:你怀孕了,没法工作,有义务养你的是丈夫,而不是老板——除非你的肚子是被老板搞大的。权利的主体只能是个人,以群体为主体的就是特权。

 

一种答案是政府。“政府需要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福利。”这是老百姓和公知们的口头禅。在他们眼里,政府是上帝,为福利花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见识太浅薄了,《苏三起解》里的崇公道说:“(衙门)大堂不种高粱,二堂不种黑豆,不吃你们吃谁!”官员不事生产,政府的开支都来自不同名目的税收。

政府的支出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必要支出、贪污浪费、福利支出。如果没有福利支出作掩护,官员们很难将这么多的贪污浪费隐藏在必要支出里,因为和平时期的国防、司法等开支是相当有限的。官员非常希望老百姓要福利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浑水摸鱼。福利是腐败的基础,反福利是从根本上反腐败。

前段时间又有人鼓吹:“母乳喂养有利于儿童健康,所以政府应当规定哺乳期妇女享受一年假期,并发放补贴。”官员向丈夫、公公、婆婆、爸爸、妈妈收税,贪污一部分,浪费一部分,剩下一部分再发给哺乳期妇女。这不有病吗?不如这五口人对妇女说:“亲爱的,今年你甭去上班了,我们养你!”

 

企业、政府都不可靠,那靠谁呢?上策靠自己,中策靠家人,下策靠募捐。趁自己还能动弹,努力工作存钱。平时你对家人好一些,到时家人对你好一些。如果你是孤苦的残疾人,那就努力争取同情吧!如果一个人没钱,又无人愿意为他捐款,那他活该,这只能说明他不值得同情。谁同情他,可以自己捐款,或者劝说别人捐款,就是不能强迫别人捐款。

“同情”“孝顺”以及其它大词、好词,必须用自己的财产表达,否则便是虚伪。掌握“产权”“成本”,你就可以成为合格的时事评论员。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迢书

迢书

65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

社交金融平台熟信创始人,微博@迢书 。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