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2年09月08日 21:22

香港将臭

香港将臭

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宣布,撤回及修改国民教育规定。且慢欢呼,这一局,香港人输了。

香港人上街,大陆人上网,都很兴奋。我不明白大陆人为什么这么兴奋,或许他们是在“以香港酒杯,浇大陆块垒”,或者认为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。甚至有人认为,香港人是在替大陆人争取自由——真是自作多情!

香港人上街,真的能给大陆人争取更多自由?

香港人上街,真的是在争取自由?

第一个问题太复杂,按下不表,今天只讨论第二个问题。

看了港版国民教育教材,我评价:“我感到教材是出色的,它全面体现了官员对历史的特别尊重,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07日 23:09

我的地盘谁做主

我的地盘谁做主

辉格兄连续撰文,批评罗斯巴德《自由的伦理》。和网友们交流时,我发现了一些问题,正好自己曾经深思过,因此不敢回避。

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建立在财产之上:无主物归先占者;权利的边界是,不得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(包括身体);通过自愿交换获得财产是正当的;当财产被侵犯时,自卫是正当的。

对此,辉格兄的批评是:“一条道路,若处于无主地或公地上,或虽在私人土地上,但主人没有为之制订交通规则,那么按罗氏理论,此道路的通行者便无须遵守任何规范,两车相撞只能各自认倒霉,一般而言,罗氏理论下,无主地或公地上发生的多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06日 12:43

又傻又恶假设法

辉格兄批罗斯巴德,称至少连载30篇,勇气可嘉。头几篇文章,我虽然不完全同意,却还觉得新鲜。最近几篇,每下愈况,连新鲜感都没有了。辉格兄对罗斯巴德的诘难,用的是战无不胜的“又傻又恶假设法”。用一次两次倒也罢了,老用就不厚道了,我得说两句。

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建立在财产之上:无主物归先占者;权利的边界是,不得在物理上侵犯别人的财产(包括身体);通过自愿交换获得财产是正当的;当财产被侵犯时,自卫是正当的。

辉格兄的批评很有意思,有段话原文我没找到,大意如下,如有误读,还望指出:一块地的主人一直默许邻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8日 21:59

三亿分之一

三亿分之一

据报道,北京某男子乘出租车,被座位套下的针头扎伤。医院检测针头,发现有“HIV抗体”。不少人因此恐慌,连出租车也不敢坐,坐上也不踏实……

网易微博编辑知道我是学医出身,邀请我做了专题访谈。我还专门为此撰文《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》(http://tiaoshu.blog.caixin.com/archives/44802 ),数易其稿,用词谨慎。

文章一出,毁誉参半——看来低估了人们的恐慌。

如果有人已经被疑似带血针头扎伤,来问“我被针头扎了,感染上HIV的概率大吗&rd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6日 23:38

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

疑似带血针头 其实不必恐慌

血,针头,艾滋病——你恐慌吗?

这几个关键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,不少人因此恐慌——其实大可不必。

人们担心的,是这两种恶性事件:劫匪手持针头,声称带有艾滋病毒(HIV),以此威胁劫财;某些艾滋病患者意图报复社会,将带血针头放在交通工具上。

想象如下情景。某人夜行,突然劫匪窜出,手持针头:“把值钱的都交出来!不想得艾滋病,就给我老实点儿!”遇到这种阵势,一般人早已吓得六神无主。

其实,劫匪的威胁是不可信的,针头上应该没有HIV。

站在劫匪的角度分析。他目的很明确,以更小代价抢劫更多财物。劫匪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6日 10:23

为罗斯巴德辩护

先讲一个古代笑话。

张家有女初长成,王家、李家都来提亲。张家父母问女儿意见,女儿回答:“王家公子帅,但是家里穷,李家公子丑,但是家里富。我想白天在李家吃饭,晚上在王家睡觉。”

人不能只想占便宜。

某种行为是否正当?伦理判断并不容易,而且经常引发争论。我认为,一个讲道理的人,伦理体系跟我不同没关系,但是必须逻辑自洽。在相互矛盾的体系间跳来跳去,占尽便宜,这叫不讲道理。

世界上逻辑自洽的伦理体系很多,我为什么选择接受罗斯巴德的?

如图所示,人的行为很多,我感性地判断某些正当,某些不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4日 20:42

挖祖坟 贴标签 讲道理

挖祖坟 贴标签 讲道理

伦理问题最容易起争议。最近几天,辉格兄在新浪微博(@whigzhou)和个人网站(http://headsalon.org/)连续撰文,批评罗斯巴德的《自由的伦理》,文章犀利,值得关注。我个人很欣赏罗斯巴德的伦理体系,也很想知道其硬伤何在。不过,辉格兄开始的两篇文章并不是我感兴趣的类型。我期待辉格兄能集中火力,猛攻具体观点,以飨读者。

罗斯巴德著《自由的伦理》,阐述自己的伦理体系。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批评方式,这别人管不着。但是,批评方式也有高下之分——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偏好。

挖祖坟。追溯思想的源流当然很重要,哲学系的教授给学生讲问题,用的就是挖祖坟的方式:&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8日 12:53

再谈合约

再谈合约

出租车雨天涨价是否正当?从道德角度谈,永远都是争吵,没意思。肉唐僧的分析角度很好:司机涨价,违背了对同行的承诺,并因为干扰价格信号、影响行业形象,损害了同行的利益。

我的角度相近,但结论不一样:

一、司机是与公司签订的合约,谈不上“违背了对同行的承诺”,但是有可能“违背了对公司的承诺”。

二、合约中的限价条款是政府强加的,司机和公司都不乐意,也没打算认真执行,违约只是划算不划算的问题,不是正当不正当的问题。

三、司机并未与同行签订任何合约,只要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6日 00:29

只谈合约

只谈合约

出租车雨天涨价是否正当?评论文章已很多,言必称“公共”“道德”的都不值得看。拙文《真把自己当上帝了》(http://t.cn/zWXFl5p )角度与众不同,但在“合约”方向有待深化,故补作此文,只谈合约。

先用一段话概括:出租车公司有权利允许司机雨天涨价,政府限价侵犯了公司的权利。政府强迫公司与司机签订的限价合约是不正当也无效的,即使政府同时补贴公司。公司其实希望司机雨天涨价,这样可以收更多的份钱。但是,公司在表面上会严厉批评涨价被政府抓住的司机。

情景一:

公司购车,租给司机,司机交份钱。完全自由竞争,价格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2日 19:08

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真把自己当上帝了

都说“客户是上帝”,我面对自己的客户,也这么说过。如果哪位客户真把自己当上帝,我会暗地里笑他缺心眼。

7月21日,北京大暴雨,人死了十个,车被淹无数。机场大量乘客滞留,一车难求。出租车司机有的照常平价载客,有的趁机涨价。私家车主有的免费搭车,有的高价揽活。

怎么评价这四种人?

免费搭车的私家车主,“不爱其躯,赴士之厄困”,可谓侠客,再怎么赞美都不为过。

照常平价载客的出租车司机,“临财毋苟得,临难毋苟免”,可谓君子,其职业精神令人敬佩。

对高价揽活的私家车主,人们又爱又恨。恨的是价格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7月22日 16:12

好律师 坏公知

好律师 坏公知

“公知”这词已然臭了。其实,公共知识分子如果称职,功德无量。公知的本职工作五花八门,律师比较常见。很遗憾,律师与公知需要不同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,好律师常常是坏公知。

举个例子:春秋航空以票价低著称,为了降低成本,机上不送餐,并申明航班延误不赔偿。4月30日,由于天气原因,上海浦东至哈尔滨的9C8511航班延误了4小时,部分乘客要求赔偿,打骂工作人员,阻止其它乘客登机,航班因此又延误了3小时。春秋航空为了息事宁人,只好赔偿。之后,春秋航空将闹事乘客列入“暂无能力服务旅客”名单,也就是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21日 23:25

财产、民主与权利

财产、民主与权利

拙文《拎不清的公共卫生》(http://tiaoshu.blog.caixin.com/archives/42043 )发表后,毁誉参半。一位读者评价:“除了禁烟,其他都是明白人说的话。”我含泪回复:“其实,禁烟那章才是全文精华。”

回顾问题:政府是否有权在私人餐馆禁烟?换言之,老板是否有权利决定是否禁烟?

我的观点是:私人餐馆虽然是公共场所,但首先是私人财产。老板有权利决定是否禁烟,政府无权干涉。

对方观点是:餐馆是公共场所,二手烟侵害不吸烟者健康,所以政府(Government,而不是Administration)有权通过民主投票制定法律,并依法禁烟。

<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7日 08:35

拎不清的公共卫生

拎不清的公共卫生

参加科学松鼠会的活动“公共卫生——媒体能做什么”,坐在人堆里,越听越觉得难受。公共卫生是左派重灾区,媒体也是,报道公共卫生的媒体就更不用说了。

现场反应完全在我意料之中:大部分人正义感、同情心过剩,常识、逻辑缺乏。可惜,方向错了,再努力也没用:有可能奋斗了一辈子,没有达到目标;有可能达到目标了,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我本科专业是公共卫生,第二专业是经济学,之前在咨询公司工作,刚加入一家创业型健康科技公司。作为公共卫生领域少有的明白人,我劝年轻的朋友们听听不同声音。在这些问题上,如果你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6日 00:04

答刘育琳兄

答刘育琳兄


拙文《致法律人》在博客上发表后,刘育琳兄提出了商榷意见。两条分割线间即为拙文和刘兄高见,引自刘兄博客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60f5b4101015je0.html)。

我们讨论的问题是:政府是否有权在私人餐馆禁烟?

刘兄的观点是:餐馆是公共场所,二手烟侵害不吸烟者健康,所以政府(Government,而不是Administration)有权根据民意制定法律,并依法禁烟。

我的观点是:私人餐馆虽然是公共场所,但首先是私人财产。老板有权决定是否禁烟,政府无权。

刘兄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4日 23:59

致法律人

致法律人

刘育琳先生是我的师兄,也是我的朋友。昨晚,我们在微博上探讨这个问题:政府是否有权在私人餐馆禁烟?

他的观点是:餐馆是公共场所,二手烟侵害不吸烟者健康,所以政府有权禁烟。

我的观点是:私人餐馆虽然是公共场所,但首先是私人财产。老板有权决定是否禁烟,政府无权。

十几个回合下来,收获很大。刘兄是一位出色的律师、敦厚的绅士,提出了很有价值的问题,代表了中国主流法律人对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解。正好,我攒了一些想法,今天一并发表,与诸位探讨。

一、自由、权利与财产

我是自由主义者,深受奥地利学派影响,尤其欣赏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11日 01:34

为什么盐税轻、烟税重?

为什么盐税轻、烟税重?

目前,政府专卖的产品已经很少了,食用盐和卷烟是常见的两种,但出发点又很不一样:食用盐专卖主要为了维稳,卷烟专卖主要为了征税。

其实,盐税一直是重要税种,直到民国。1913年,北洋政府与五国银行团签订“善后借款”协议,就是以盐税抵押。如今,烟税后来居上,是盐税的百倍,占中央税收的8%。而且,食用盐增值税率为13%,而卷烟税率约为40%——为什么盐税轻、烟税重?

第一种解释:食用盐是必需品,所以税轻;吸烟有害健康,税重则价高,消费也少,可以降低肺癌等的发病率。

这种解释正气凛然,但是我不同意。盐吃多了引起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7日 17:28

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浅薄可笑的“中国智慧”

读书会上,有的朋友贬低“西方科学”,推崇“中国智慧”。我认为,这失之浅薄,非常可笑,近乎“无知者无畏”。什么是“西方科学”“中国智慧”,说不清楚。孰优孰劣,难以比较。但是,何时用“西方科学”、何时用“中国智慧”却是大问题。正如筷子、勺子难分优劣,但是吃面用勺子、喝汤用筷子显然不便。

我的态度是:“能够解决的,用西方科学;不能解决的,用中国智慧。”下面举例说明。

《塞翁失马》已经编入教材,原文如下:

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,马无故亡而入胡。人皆吊之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5日 16:07

令人惋惜的《经济观察报》

令人惋惜的《经济观察报》

6月3日,《经济观察报》官网发表时评《成本上涨不能解释婴幼儿奶粉追高》,作者是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分析师宋亮。我的评价是:“置事实于不顾,集谬论之大成。读此文章,五雷轰顶。”《经观》怎么能发表这种低劣的文章呢?作为老读者,我深感惋惜。我甚至能够容忍不实报道,毕竟个别记者可能造假蒙骗编辑。但是,这种文章能发表,说明编辑水平低劣。

分析奶粉问题,并不需要特别高深的理论,掌握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足矣。这本来不值得写文章,鉴于作者宋亮先生愿意探讨此事,我就写几句。

文章问题很大:

一、结论错了,“政府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6月04日 23:50

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文化、技术与制度

马路边停车位。

“嘟——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六十。”

“这么贵!三十,我不要票。”

“不行!”

“什么不行!”司机掏出三十元,疾驰而去。

收费员半推半就,收钱却不撕票,这是贪污吗?

法律人会说:“是,这当然是贪污!”收费员食人之禄,就应当忠人之事。收钱却不撕票,收费员违反了合同约定,贪污了老板的钱。确实,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,没有哪个老板明文允许收费员贪污。

这个问题其实不好回答。

老板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5月25日 10:25

分钱与抢钱

分钱与抢钱

人有时候并不理性。

村口有两家糖果店,老板都是老实人,都货真价实,足斤足两。但是,张家门庭若市,李家门可罗雀。为什么呢?同样是称一斤糖,张老板先抓九两,然后往盘里添,李老板先抓一斤一两,然后往盘外扒。本来一样多,感觉不一样。

拿别人的钱招人恨,拿别人已经放入口袋的钱最招人恨。

经常去银行办业务的朋友会有这种经历:你在开户时,大堂经理会过来推荐网上银行;到柜台办业务,柜员也会推荐。显然,这儿有佣金。不过,佣金不是一个人拿。在一些银行,佣金是这么分的:

每个网上银行佣金15元,其中5元归经办柜员,10元归销售者......

阅读全文>>